瀏覽記錄
TOP
教育觀察

遇到爛課,學生認衰?科系請負起責任—《大學的藝術》8

我訪問過不少大學(畢業)生,而且多數來自優秀的國立大學,他們在大學四年,往往上過 40~50 門課。驚人的是,問他們課程品質、教學成效,很少學生講得出幾門深感受益的課程(通常少於四門),會抱怨部分課程極為空洞學不到東西(通常多於四門),其他介於很好及很差之間的課程,平庸無聊沒記憶點的課程,占了七到八成。

有趣的是,許多大學希望提升學校吸引力,會發錢給學生;不少大學科系為了提升排名,將各種熱門關鍵字往科系名稱裡塞(生物、生命、科技、資訊、光電…)這些三流段都用上了,卻很少聽到有科系認真經營課程與教學,用來作為吸引學生的賣點。真是奇怪已極。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對於一間公司來說,公司要對所有產品負責,所以產品不是任何員工個人的事,而是公司整體的事。但是在學校中,某老師沒有把課教好,大部分情況下卻視之為老師個人的事,而且學校中其他老師無從置喙,合理嗎?把它視為老師個人的教學自由,選到這門課的學生(尤其常常還是必選)只能自認倒霉嗎?

其實,世界一流的大學,常常有經營課程品質的一套具體規則,並不會任由各別教授想擺爛就擺爛。以下,我們舉哈佛商學院當個例子吧。

哈佛商學院的教學品質門檻

經營課程品質不該做嗎?做不到嗎?顯然不是的。例如以「個案教學」聞名世界的哈佛商學院,對教授同儕樹立極高的教學品質門檻:

【1.教師必須有充足的「產業領域知識」】:哈佛商學院不允許教授負責沒有專業產業背景的課程。在該院,所有教師都需要花漫長的時間發展「實際商業領域知識」(Domain Knowledge)。一個教授要先徹底了解服飾業的各種環節、生態、技術知識、企業動態,才能開與服飾業供應鍊有關的課程。哈佛不允許教授只憑理論授課,以免個案課程流於打高空。

【2.教師須將詳細的教學計畫擬出,由同儕審核】:所有教師在正式開某門課程之前,都必須要擬出教學計畫。教授要在找尋該領域當中具有代表性的案例,而這個案例在適當嚴謹的分析之後,確實能帶給學生一個清晰的思考框架。而且這分教學計畫並不只是每門課的主題以及參考書目(如台灣的常態),教學計畫常是二十頁以上的詳細文件,將每堂課的授課進度、討論的問題、課前閱讀材料,做詳細的說明,並且交給同儕審核。

【3.教學計畫中需明列授課的過程安排(甚至細節)】:哈佛商學院的教師對課程要詳細的規劃,詳細程度不只是每堂課的規劃,不只是每小時規劃,常是以分鐘為單位進行規劃。哈佛商學院授課計畫,常常幾乎是一套表演腳本,連如何引發學生動機,點同學發言的策略、如何運用白板、投影片、道具…能達成最好效果,都是事前會規劃好。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教學優良教授組成試教團隊,協助同仁改善教學

教學是個實際互動過程,因此教學的品質控管,不能只是在書面作業上管理,也需要實地試教、觀課、提出改善建議。

在哈佛商學院,每一分教材進入教室之前,需要經歷多次的試教。試教時扮演學生角色的,是哈佛商學院資深、在教學上有卓越表現的教授。在試教之後,扮演學生的教授會向授課老師提問、討論,最後提出建議。

這樣的試教和改善,不會只有一次,將會持續許多循環,直到資深教授認為該教師的教學情況符合該系的水準為止。即使通過審核之後,正式上課時,還會安排資深教授列席觀課,並在下課後私下提出改進意見。

在哈佛商學院,試教、觀課、建議…這些都不是用一種「找碴」、「資深壓迫資淺」的心態進行。無論資深或是資淺的教授,他們彼此之間都知道這是維持該院教學卓越的重要過程。而資深者抱持著幫助的心態,資淺者抱持著請益的心態,讓這個制度能夠運行不輟。

在哈佛商學院,沒有「教學優先」或「研究優先」的問題。因為教學是唯一的使命,而所有研究、行政上的努力都是為了教學。對於教學的嚴謹與認真,可以升等條件與門檻看出來。大學教員最重視的是升等,而哈佛商學院的教授的成就量尺不是投稿期刊論文,而是研發個案及教學的成果。

世界頂尖,是因為嚴守對品質承諾

哈佛大學商學院在變化快速,風起雲湧的今日,仍然被視為商學院的頂尖學府,這不是偶然,而其原因一點也不特別─就是一絲不苟,認真經營。一門爛課也不能開,一個爛教授也不能聘。這件事很難嗎?好像不很難,但是能做到的,就只有世界上的少數大學,而他們因此成為頂尖。

其實這也就是蘋果電腦的邏輯──不能有一個商品不好,不能有一個應用程式不好,這造就了它今天的地位。

台灣追求卓越的諸大學,如果還在企圖灌水數字、企圖粉飾假象,而不踏踏實實地經營課程,讓每一門課都優質,讓每個學生在修課後都充實學習─卓越,就永遠追求下去吧,因為永遠不會達到。


(本文反映專家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站立場)


★圖文由想想論壇同意授權轉載,原文請見:【學與業壯遊】遇到爛課,學生認衰?科系請負起責任——《大學的藝術》之八



文:謝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