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記錄
TOP
樂讀書房

【107國寫】建中生超強作文大公開

《寫作課:建中生超強作文大公開》


關於寫作,「寫什麼」與「怎麼寫」是許多年輕學子困惑的問題。而過去學測指考的命題作文到107年的「國語文寫作能力測驗」(國寫),皆是培養學生在限定的範圍與時間內具備即時回應題目的能力。寫作內涵與形式技巧必須兼顧,才能獲得認同與感動。

如何準備107國寫中的「議論文」和「抒情文」?多看多想多寫是訣竅,一起來看看建中學生的優秀作文和老師的講評提點,讓自己快速掌握寫作要領,在107國寫中拿高分。

議論思辨類:自勝者強

▌看看建中學生朱威怎麼寫
輪椅快速地旋轉,四周的鎂光燈不知不覺竟幻化成一道道色彩的洪流,迷惑了他的視線。「碰──」一聲巨響,原本坐在輪椅上舞動的身子頓時失去重心,狠狠地跌落在舞池中央。眾人譁然,就在工作人員手忙腳亂得進入舞池時,原本跌落在地的舞者緩慢卻奮力地坐回輪椅上,繼續他的比賽。音樂結束時,原先沉默的觀眾席瞬間爆出一陣掌聲,久久不能止息。

那陣掌聲,是獻給舞池中的輪椅舞者,我的父親。

父親自幼罹患小兒麻痺,右肢無力而必須依賴拐杖助行。然而印象中父親的身影並非躺在病床上自怨自艾,而是凡事都不求於人,因為他深信身殘心不殘,靠著一技之長,一手拉拔我與妹妹長大,即使再苦,父親也堅持要給我們最好的。

然而,隨著年歲的增長,偶爾和同學談及父親的殘疾總令我難以啟齒。每年的家長日,看見身旁的同學總倚著寬厚的肩膀,而我則必須牽著父親一級一級地踏上階梯。父親的殘疾漸漸成為我心中難以明狀的陰影。

直到第一次參與父親報名參加的輪椅舞蹈比賽,舞池中我看見許多和父親同樣肢體不便的舞者,穿梭在舞池中自信地舞動,而父親臉上的歡樂更是溢於言表。然而,突然之間,父親轉動的身軀墜落在舞者之間,轟然巨響使觀眾啞然,所有的視線都落在父親身上。嚇得手足無措的我,突然想起父親所說:「身殘但不能心殘。」視線再回到父親時,他竟獨立爬起並完成他的比賽。

當掌聲響起時,父親爬起的身影似乎推倒我心底那堵恐懼的高牆。而他的不懈,讓我看見戰勝自己的勇氣。


▌凌性傑老師的評語
朱威同學這篇文章是2012年學測應試之作,後來被大考中心選為年度範文。在短短的寫作時間裡,朱威寫出他心目中的自勝者形象,充分展現高明的結構布局能力。他的立意取材新穎,起筆不俗,聚焦在輪椅舞者身上,娓娓道出殘疾者的侷限,並在侷限中發現戰勝自己的勇氣,創造出無限的可能。

情感記事類:走過

▌看看建中學生李承磬怎麼寫
早上等火車時,總會看到幾位國中同學。也不大打招呼,反正各有目的地。萍水相逢也只是擦肩而過罷了。我們是川流不息的人群之一,是彼此生活的背景。「同母校」這種聯繫,淡得綁不住我們對彼此的記憶。

母校。很久沒閃過腦海。

當時就讀的那所國中,雖然只有七個班級,但也算是那帶小有名氣的「模範學校」—它絕不在美術課指導圓半徑和面積的關係,也不在音樂課教你英文單字的發音:它沒有陽奉陰違地常態分班,而且社團節數硬是比其他學校多出個兩三節。前幾屆的自治市長突發奇想,把學校圍牆拆了一大半,剩幾根柱子孤伶伶地立在那,向外望除了草地還是草地,只有幾棵矮杜鵑充當校地的邊界。小小操場綠地水池環抱我們,打開學校後門,便納入我們曾在上頭焢窯的田野片片。我們吃飯用自己上釉的陶碗,神明遶境經過時全年級同祂在附近遊行。

和同學在這讀了一年的書,我們卻隱隱約約感覺,有些什麼不一樣了。二年級班際戲劇表演,全班每個中午都在圖書室前的涼蔭下排練,擔任旁白的我背著稿,愣愣瞧校狗目中無人地走過,聽同學談論後進學弟妹人數只夠湊六個班。我知道草地裡住著許多蚱蜢、蟋蟀,偶爾飛來一片紅蜻蜓,但是留心牠們的人越來越少。演出時,臺上臺下都玩瘋了,但那時多少年齡與我們相仿的同學,正被迫、自願甚或無意識地釘牢在椅上,一字不漏強記課本注釋、公式、單字。

或許他們也很快樂,我不清楚,可是我不喜歡那種快樂。

新一屆一年級班上新生只剩三十幾個。親師懇談會中,家長們越來越關心孩子考試成績,而非我們能否在眾人面前勇敢演出自我;學校一舉辦活動,便免不了各種抱怨;他校新生一入學便強制留校加課到九點,我們四點放學倒成了一種罪過。三年級晚自習時,義務檢討考卷的老師總沉著臉,尤其模擬考後,全校更是低氣壓籠罩;每逢學期結束,便有幾個老師調離,幾個嶄新而無奈的面孔取而代之。

教務主任學期末總得到各小學宣傳,為新學期招生作準備,每每被問到升學率,只能輕描淡寫地帶過。社團少了,活動不大辦了;我們用什麼碗吃營養午餐不再是重點,只求食物有效填入一個個小肚子裡。前陣子換了個新校長,說要搞升學拉學生:「……新生只剩五班了。活動要做些取捨,要多注意學生的讀書效率;我們要向其他升學率高的國中看齊,要改變現況……。」

排練那時替我們遮陽的棚子,上頭鋪的乾稻草哪去了?

聽說校狗也老死了。那些回憶的憑藉,又少了一樣。

火車一到,人們理直氣壯地上下車,好像每個人都清楚自己的目的地。而我身在其中,也沒特別想些什麼,只是隱隱約約感覺,有些風景走過,便永遠不再回來了。


▌吳岱穎老師的評語
行走是常,走過是非常,在常與非常之間,見證人生的無奈與無常。但人生的無常變異,卻又是一種無可抗衡抵抗的常態了。承磬以極為敏感細膩的筆觸,捕捉學校當中景物人事的變化。作為九年一貫第一屆的學生,他所呈現的乃是學生面對荒謬現實的無可奈何。但被動的接受並不表示認同;不說話,也不等於無話可說。他看似淡漠無情不念過往,實際上,卻是用情至深之人。身為教育工作者,讀完此文,為其感動之餘,不免自問:我們到底給了孩子什麼?


(本文反映專家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站立場)


★圖文經授權摘錄自木馬文化出版的《寫作課:建中生超強作文大公開》「輯二 打開感官寫作文」、「輯三 走自己的路」。

《寫作課:建中生超強作文大公開》

《寫作課:建中生超強作文大公開》

【作者】:臺北市立建國高級中學國文科編輯小組
【出版社】:木馬文化出版
【出版日期】:2014年4月30日
【書籍規格】:平裝 / 232頁 / 14.8 x 21 cm

【好書哪裡買?】
*博客來: https://goo.gl/EX2XGk
*讀冊: https://goo.gl/dh8ofd











文:臺北市立建國高級中學國文科編輯小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