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記錄
TOP
教育觀察

沒有文憑到底多糟糕?過往的限制不必決定未來的教育

在我認識 Adrian 這個國中三年級的少年時,他已經透過在網路上修程式課程成為程式高手。他修的課程有不少都非常抽象困難,一般大學資工系的學生,即使有教授講課面授,他們可能都被這些課折磨得七葷八素、叫苦連天。但國中年紀的Adrian,靠線上資源學得不亦樂乎。

廖爸本身是台大資訊系畢業,經歷過打紙卡寫程式的時代,後來也一直在軟體業工作,算是這行的老兵。廖爸和他的同行、朋友,都看得出Adrian的實力。從國二升國三的暑假,Adrian與廖爸就決定自學,不再固定上課。

天哪,有沒有太冒險了一點?

世界將如何看待有能力而無學歷的一代?

國三下開始,Adrian已經和兩位業界高手創業了。雖然大部分時間在開發軟體系統和參加研討會,但還是經常練鋼琴。他還是會自己讀學校的課本,並且考學校的段考、期末考。在考前用心地把課本讀過一兩次,考試大致上都及格。因此,他還是能拿得到國中畢業證書。但是,要不要高中畢業證書、大學畢業證書,實際上廖爸和Adrian現在還沒有定見。

隨著資訊科技開展,愈來愈多人發現學習可以更自由;「自由學」案例愈來愈常見。

我問廖爸:「依您在資訊業多年工作的經驗,Adrian的實際能力,和一般資工系學生畢業比,是比較強或比較弱?」廖爸這樣回答我:

「這要分兩方面來說。第一方面,資工系學生會修許多理論課:離散數學、演算法等。使用某些技術的時候,確實要用到高深的數學,所以日後也許需要補。至少,當他日後要學的時候,他知道為什麼要學,以及如何運用。

但在另一方面,在一般業界所需要的軟體、程式實作能力上,Adrian的能力可能是一般大學資工畢業生再工作一兩年之後才能達到的水準。事實上,那些理論性的能力和知識,在一般的企業中其實很少用到。也就是說,Adrian現在要到業界找份寫程式的工作,已經是沒問題。」

想想也有道理。如果要以電腦、資訊為專業,Adrian現在的實作能力已經勝過大學畢業生,在未來三年要補齊理論和數學基礎也不見得難──因為網路上、書籍上都有,而且他有強大的學習能力與意願。

沒有大學學歷,到底是否致命?

如果要學到扎實的能力,可以不用上大學,何必在高中、國中,和體質不良的制度拉扯掙扎呢?有很多人的擔憂是:沒有學歷,還是不利於就業。這個問題,我也和廖爸討論了。

廖爸是這樣說的:「放長遠來看,我並不很擔心是否能讀正式的大學,拿大學的學位。」在軟體界來看,Udacity線上課程認證代表的意義,和實體大學學歷愈來愈近。Udacity的課程是Facebook、Google、Georgia Tech 都有參與經營,其品質有目共睹。

此外,Udacity這些線上課程平台的學習認證,都有愈來愈成熟的檢核體系,只要通過檢核,就代表一定程度的學習成果。而且,軟體能力有多少,其實高手們之間只要幾局問答,檢視彼此的作品,什麼都瞞不了人。

因此,到目前為止,我個人已經訪問過好些程式界的高手,許多人是大學沒讀畢業,也不少人大學不是學資訊的。許多知名軟體公司都有錄取高中生的前例,未來線上課程認證愈來愈普及,這樣的例子只會更多。(註:Facebook 案例Google 報導

「自由學」是程式界的特權?其實不是!

程式和軟體的業界確實是最不受學歷限制的專業領域,但事實上,許多其他領域也一樣可以。

所有人文學科(外文、史哲、藝術)、所有社會學科、所有商管學科、所有的技能專業(舞蹈、攝影、文字創作),都可能脫離學校體系,利用圖書資源、利用網路上的名師課程、共學社群進行學習。只要擅長英文的閱聽,這些領域在網路上的資源齊備、成本低廉、品質極高,絕不遜於台灣最好的大學。而且,學習者完全掌有學習的主動權,自己決定何時、何地、向誰學,和誰一起學,進度多快或多深 -- 這本身就是一大樂事。

也許,自然科學、生物醫學、各種硬體類工程等領域,需要儀器與材料進行實驗,所以短時間內還不可能被自學取代,但是那些自學能取代的領域,已經非常可觀。

某大學博雅教學大樓。在人文社會領域,許多知識和學養都可以在校外習得。

有一件事是我們知道的:世界對人才的需求在變化,教育的資源與方式更在快速改善──但台灣的教育體質一直沒有進展。為了追求大學文憑而做無效率的學習,本身也是很大的風險,不見得小於放棄文憑而追求實力。尤其,所有能展示成果作品的領域,學歷的價值都愈來愈縮水。

現在有點像清朝末年,局勢大轉變的時代,過往的經驗習慣還能指導我們嗎?赴歐美求西學是否冒險,讀四書五經考科舉又是否安全?現在誰也說不凖。也許,我們要借用五十年後的眼光,才能評斷。

可以肯定的是,當制式教育的變革蝸行牛步,自學體系與資源卻突飛猛進。過往,少數人自學是逼不得己,也許在不久的將來,許多人將擁抱自學,而且迫不及待。



★圖文由想想論壇同意授權轉載,原文請見:【學與業壯遊】沒有文憑到底多糟糕?過往的限制不必決定未來的教育

文:謝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