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記錄
TOP
教育觀察

制服爭議不歪樓,打破砂鍋談到底?

到底,學校有多大的權力限制學生穿衣服的方式?這個問題,可不可以談清楚?

我人生至今最後一次在公開場合哭泣,是在國中二年級的時候。那天大雨,穿一般的布鞋上學是一定全溼,之後穿著全溼的鞋襪上一整天課,不但不舒服,而且鞋襪超臭。當天出門前猶豫了好一會兒,我知道學校規定穿白布鞋,但下雨天應該不會禁止穿雨鞋上學吧?於是我穿著黃色橡膠雨鞋,穿雨而行,不必擔心溼腳,十分愉快,還有點故意地踏水灘。

一直到校門口,我看到訓導主任擎著黑傘站在校門口,我喊了聲「訓導主任好」,打算從他身旁過去,卻被他喊住。「不准穿雨鞋上學,只准穿白色運動鞋上學,你不知道嗎?」語氣十分嚴厲,並把我的班級與學號登記下來。我覺得有點委屈。

到了班上,在早自習接近結束的時候,訓導主任走進班上,往講台上一站,叫我的學號要我起立,和全班同學說,謝宇程不遵守規定,穿雨鞋上學,以後不得再犯,其他同學以後請別以身試法。

訓導主任走後不久,一個同學拍我肩膀,要和我收聯絡簿,我沒有手空得出來拿給他,因為我兩手壓著臉伏在桌上正哭著。我覺得很委屈,我一直是好學生,我也沒有想得罪誰、忤逆誰。我真的以為可以穿雨鞋,而且這也不礙著誰!

許多年過去,國中的事情我現在記得的已經不多,這件事卻一直記得。一來覺得當年的自己小可憐玻璃心得不可思議,真是丟人現眼的愛哭鬼──不過後來都很堅強不曾在別人面前掉過淚了!二來,這件小事濃縮和折射了一個很大的議題。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愛哭鬼所發現的魔鬼

制服議題一點都不是雞毛蒜皮的碎小議題,它是一張面具,面具背後躲著一頭惡魔,它的名字叫:威權。在制服這張看起來無害的面具背後,威權無聲無息地佔據教育體系數十年,在學生吸收知識與技能的同時,也一口一口地吸吮著對於威權的恐懼、服從、甚至崇拜──只要掌有威權,就可以隨心所欲使喚、命令、限制別人;沒有威權的那一方,你什麼也不是,當你被踐踏的時候,你只能俯首就範,委屈哭泣是你家的事。

這應該要是我們教育的一部分嗎?我們這個社會,現在需要一次很深很用力很認真的討論。

2010年,台南女中學生為了抗議校方禁止穿運動褲進入校門,全校上千學生在操場上脫長褲(內著運動褲)抗議。2015年10月初,因為完全一樣的原因,台中女中有十餘名學生在升旗典禮脫下制服上衣和長褲(內著運動衣褲)抗議。同年11月,也為了是否能穿運動服上學的問題,建中班聯會學生向新任校長請願提議。

前兩件事有引起輿論和媒體的關注,但似乎比較接近怪叔叔意淫式的關注,誤將重點放在「女學生脫褲」這個事件,卻不理會學生選擇衣著的權利。最近一次是男校提出議題發問,本來沒有引發遐想的空間,卻又因為校長說了一席「不應平等」論,因而再次徹底歪樓,學生選擇衣著的權利再次被忽略。

中學老師教作文的思維之中,縱有千百不對,有一個建議是不錯的:不要離題。離題了,整個社會就不能聚焦討論出一個良好的看法和見解,讓我們從現在的局面中改善和突破。

荒唐的胡謅,丟人現眼的是誰?

因此,我想要盤整一下這個制服爭論,再挑一挑這爐快熄的火,希望建中、教育體系,社會當中的更多人可以討論這個問題。不要再次岔題歪樓、得過且過、不了了之。

首先,也就是最荒唐的是,無論哪一間學校,為了禁止學生穿運動服出校,竟然針對體育服編派大量的不是:很醜不好看、有礙觀瞻、引發不當想像…。拜託,這些學校的老師校長是不是沒聽過一個詞叫「設計」?怎麼不設計一套漂亮好看,不礙觀瞻、引發正當想像的運動服?校方自己眼殘挑選出來(或維持著)這麼難看的運動服,強迫學生穿,然後又說學生穿出校門會丟人現眼,這不是腦長洞是什麼?

第二,各學校禁止穿運動服出校許多其他的理由,一樣顯然缺乏基礎、禁不住質疑,例如「服裝不整齊會破壞本校校譽」。我想問,老師不是該教人追求真相的嗎?真相不是要求要證據和證明嗎?哪一個老師或校長曾經做過任何周延的調查,能證明學校會因為開放穿運動服出門而聲望下跌?哪間學校是因「衣著整齊」而受到尊敬?如果學校展現對學生的尊重與開明,會不會帶來更高的校譽?這些問題,學校有認真研究過嗎?歷史是任人化妝的小姑娘,這已經夠不幸了,連「現況」也是任由有權力的人信口開河隨意胡謅,這樣的人有資格任職教育嗎?

第三,這些學校有的說:本校學生穿制服是外界期待,而且可顯示團結。你知道在這個觀點下,全世界最團結的國家是哪個?北韓。最不團結的國家,將是美、英、法⋯⋯這些國家。有些群體,是用彼此過時的僵化期待困住彼此,以「團結」為名扼制個人的表達、自由、創造力,以至於沒有人能進步與開創。有些國家,尊重各種各人的生活選擇,反而創造了強大的內聚力、吸引力、進步動力。世界各地大量優秀人才想去當美國人,北韓人想逃,門都找不到。現在,我們的學校要培養學生走向哪種社會?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北韓與納粹的幽靈,距我們不遠

最後,還是要回到這個問題,我們究竟身在什麼樣的社會,要建立什麼樣的體制?

我們要建立一個威權的體制,有權力的人說了算,他可以限制別人的自由,勒令別人能做這、不能做那,只要他高興?

或者,我們要建立一個憲政、法治、自由的體制,每個人在原則上都可以用自己希望的方式生活,只有在防止對他人造成危害的前提下,對個人自由進行「最小限度」的限制?

這些高中的校長和老師,正在用制服作為工具,讓學生習慣某一種體制─威權的體制:盲目地順從威權、屈服於威權,甚至渴望成為威權;或是憲政/法治/自由的體制:自主決定、自我管理、由下而上形成共識與決策。

用嚴重(但未必失真)的方式來說,這些校長和老師,正在決定我們的社會未來會比較接近北韓,或是比較接近歐美!因此,我希望死死咬住,打破砂鍋談到底地討論制服問題吧,別再歪樓了。


(本文反映專家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站立場)


★圖文由想想論壇同意授權轉載,原文請見:【學與業壯遊】制服爭議又被歪樓了!這次可不可以咬死議題,打破砂鍋談到底?



文:謝宇程